第14章 国民老公太招摇
作者:叶清音 | 字数:2083 字

宗政聿?

苏暖呢喃着这个名字,推开他快步向着门口走去。他们竟然是叔侄关系。

宗政聿悠然跟在后面,注视着逐渐消失在门口的身影,俊逸的脸上掠过坚决。

他要她。

“暖暖。”门外,苏暖走下台阶,沈初夏的电话再次打进来,“怎么样了?见到宗政泽了吗?”

“夏夏,她怀孕了,他们下周结婚,不要再提他的事情。”她轻轻说着,看着眼前车头被撞的布加迪威龙,猛然间意识到什么,站住了脚步。她在执行任务,怎么闹情绪了?

“靠,怀孕了?这么快?不会吧,你等着。”沈初夏一连串反问着,啪的一声挂断了。

丫的,这么快就怀孕了?该不会是苏珊珊那个贱人的诡计吧?下周结婚?嗯哼,她要让婚礼变成一场闹剧!

宗政聿别墅前,花树团团簇簇,粉色的海棠,淡紫的丁香,白色的玉兰点缀在碧竹中,郁郁葱葱,花香袭人。

苏夏从车内走下来,环顾着周围,不会暗自腹诽:真会享受!

“怎么?不认识这儿?”宗政聿站在她身后,淡淡开口。

“我怎么能认识?又不是我家。”她嘀咕了一句,骤然间想到了什么,牙齿差点儿掉落。

难道上次她就是在这儿和他……靠,怎么回到这儿来了?

“以后就是你的家,和我结婚了,这儿就是你家。”他强调着,向前走去,走过松软的草坪,向着那道白色的建筑走去。

“哎,我告诉你啊,我和你只是假结婚,不存在实质关系,再说了,即使是假的,现在还没领证呢,最多……只能算是个未婚,我们是保镖和雇主的关系。”她跟上来,强调着,看着她的背影,突然没自信起来。

那天晚上她……

真没实质关系吗?

“未婚?”他站在台阶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咀嚼着这个词汇,半晌倏然勾唇,“我喜欢这个词。”

说完,转身进门。

啊?苏暖站在原地,愣愣的有些发呆。

刚刚他那一笑,在西斜的阳光下竟然闪烁着夺目的光滑,仿佛被灌注上了神奇的力量,让人炫目。噗!妖孽!

她摇头,诅咒着,耳旁传来疼痛,忍不住一阵唏嘘,跟了进去。

“我不住这儿。”站在奢华的客厅里,完全欧式的风格,富丽堂皇的设计震颤着她的视觉,她吞了口唾沫,强调着。为避免尴尬的事情发生,她还是躲开为好。

“我的要求是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,你要不要再看看文件?”宗政聿把西装丢到沙发上,拿了一瓶红酒过来,淡淡扫了她一眼。他不着急,和她的日子,来日方长。

“不需要。”苏暖无奈,咬紧了唇,这些要求她懂,可就是不甘心,难道要真的和他灯下独对吗?

“过来。”红酒,倒满了两只高脚杯,他命令着。

“我不喝酒,你也不许喝。”她快步过去,拿起桌上两杯酒,到了吧台旁,重新拿了水过来,“喝水。”酒能乱性,上次的教训犹在眼前,她不能不防备。

“我要喝酒。”他开口,像是赌气的孩子看向她。

“不喝,我是保镖我负责你的安全,你得听我的。”她倔强拒绝,啪的一声,把茶杯放在他面前,“喝水安全。”

“喝水也行,但我得有个条件。”他眯起眸子,靠在沙发上,伸展臂膀,优雅若豹子,看向她。

眸光里,有盯着猎物的兴致。

嘶——

苏暖突然有种连衣裙被剥落的感觉。她深吸了口气,“什么条件?”

他挑衅的目光上上下下把她看了几遍,直看得她脚底发毛,凉气嗖嗖升起来,他这才发话,“亲我一下。”

噗!流氓!

苏暖一听跳脚,叉着腰恶狠狠盯着他,“休想,爱喝不喝,喝完了酒我把你打晕关进笼子里,正好省事了。”说完,她气咻咻坐在他对面,端起茶杯一饮而尽。

宗政聿额头上的青筋用力抖动了几下。这丫头,发起狠来还毫不含糊。他确定她不是说大话。

“我警告你,不许动歪心思。”她啪的一声把空茶杯放下,抬头看向他,严阵以待的谈判。

“好,我答应你,只不过领证之后,在外人面前,也要保持距离?”宗政聿丝毫不生气,看着她的目光兴致盎然。

“外人?外人面前当然不是咯,咳咳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?我虽然不是演员,可这个角色还是能够扮演好的。”她不悦的说道,暗自叫苦不迭。

怎么接了这么一个苦差事?还面对如此难缠的男人。

“那就好,后天去领证。”他眯了眯眸子,起身向着楼上走去,每一步,身上的肌肉被牵动着,竟然透着无比优雅的美。

她瞪着他的背影,有些发呆。

“我去洗澡,别偷看。”他踏上一级楼梯,倏然转身,看着她,眼底浮现出笑意。

“切!”

苏暖赶紧躲开了眼神,端起茶杯再次喝完,“我才懒得看呢。”

“哦,那水……”宗政聿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,惬意在眼中浮现。

“啊?我……”她慌乱了,赶紧放下水杯,起身向着吧台走去,“我倒水。”

呜呼,神呐,她竟然喝了他喝过的水。喝酒了吗?怎么这么晕?

两天后,民政局门前,杨柳依依,遮挡着头顶的阳光,洒下一片绿荫,修好的布加迪威龙刚刚靠在台阶下,就引来了不少人侧目。

苏夏拉了拉头上的遮阳帽,“下次不许开这么招摇的车,比警车还显眼,不成目标才怪。”一路上,她提心吊胆,担心遇到前日的状况。

两天时间,耳垂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

他呢?还算遵纪守法,只是晚上盯着她,好似狮子盯着小绵羊,若不是她把扫帚抱在怀里防备,说不定就……

话说,总不能抱着扫帚睡吧?

“怎么?发什么呆?”宗政聿过来,胳膊一勾,搂住了她的腰,一起踏上台阶。

“你……”苏暖扭动着身体,想要离开他。

公然近距离接触,她不习惯,尤其是他身上强大的男性气息覆盖而来,她心跳加速了。

“唔。”他示意她看向周围双双对对亲昵的情侣。

她微微一顿,蔫了。

算了算了,只当是被猿猴搂了一把。